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服务项目Position

你的位置:凤凰vip > 服务项目 > 日本一打印店发明新贿赂手段, 不用钱行贿, 却成功拉一众政要下水

日本一打印店发明新贿赂手段, 不用钱行贿, 却成功拉一众政要下水

发布日期:2022-09-18 13:05    点击次数:61

日本政要们

金权政治可谓日本政治的特性,但和以往受贿相比,1988年爆发的利库路特贿赂案俨然继往开来。利案不仅涉及赃款庞大,还有一个特别的特点:就是行贿、受贿双方全程居然没有涉及过一分真钱!行贿方没有对受贿方提出过任何要求;受贿方受贿的时候官阶不高,甚至可以说毫无权势。这次贿赂更像一次商人对年轻政府新秀的投资,赌他们以后会飞黄腾达。

80年代是日本战后发展最好的年代,经济大国地位不断稳固,首相中曾根康弘提出“战后总决算”,扬言要成为政治大国“正常国家”。就在日本举国一致打算恢复日本“往日荣光”的时候,日本历史上最大的贪污案案发了。

中曾根康弘

60年代的时候,日本成立了一家利库路特公司,公司创始人是江副浩正,毕业于东大,上学的时候成绩一般,但为人奸诈狡猾,目光狠准。毕业后,江副开始只干广告,在东京某街边租了个房子,店里除了老板江副和副老板(他的东大朋友),就只有一名女服务员。名为公司,实际上就是个街边随处可见的复印广告店。1963年,江副正式将公司命名为利库路特(英文recruit)公司,并进军杂志产业。

70年代,公司事业突飞猛进,1974年进军环境开发业,新建了利库路特宇宙不动产公司,到1980年已经成了营业额达500亿日元的大企业。1981年,在日本金融中心银座,昔日的街边打印店,居然盖了自己的大楼,利库路特公司成了名副其实的日本顶级公司,江副成了上层阶级,公司的行贿活动亦在此时开始。

日本银座

1988年6月18日,《朝日新闻》公布了川崎市市长小松秀熙掌握利公司未上市股票的消息,舆论第一次对利公司的崛起提出质疑。随后,日本各大媒体争相转载,利公司有行贿嫌疑的消息瞬间传遍日本。

当时日本要修新干线川崎车站,川崎车站周围的土地瞬间寸土寸金,地价年年暴涨,成了资本家都想要的肥肉。利库路特宇宙不动产公司为了这块肥肉,主动给负责土地问题的市长小松秀熙以每股1.2万日元的价格“转让”了3000股未上市的股票。该股票上市后,利公司将原1股分为10,每股5000日元,这么一来,小松的3000股就变成了3万股,瞬间赚了1.14亿日元。而小松买3000股时花费的3600万日元,居然还是来自利公司的子公司的超低利贷款!就这样,川崎车站的地皮成了利公司的囊中之物,1988年3月,利公司在此盖了20层大楼。

今天川崎车站周边

随着川崎地皮事件的揭发,小松被法院调查。随着调查的深入,利公司行贿案越挖越深,法院越往下查,越揭发出更多利公司黑幕!所以以小松受贿的川崎地皮事件遂被称为“利库路特贿赂案”。

1988年6月24日,法院公布了初次调查结果,初步认定,利公司共向政府76人“转让”股票,其中46人同小松一样,先接受了利公司的子公司的贷款,然后购买股票,待股票上市,旋即抛售,狠赚一笔,这些人多为自民党国会议员,而涉案级别最高的赃官,是时任文部大臣、自民党议员,森喜朗。

第85、86届首相森喜朗

案件到此,揭发出一个省级大臣,诸多国会议员,由他们背锅,案件似乎可以结束了,法院也的确不想再往下查了。

但媒体穷追不舍!

6月30日,《朝日新闻》又发布了自民党党干部渡边美智雄、内阁农林水产大臣加藤六月、防卫厅长官加藤紘一等人,或自己、或亲属、或秘书都接受了利公司未上市股票,少的5000股,多的1万股,获利皆在2000万日元以上。

消息一出,日本社会舆论和民权高潮迭起,示威游行不断,逼得法院不得不继续往下挖。就这样以小松受贿为开端,利公司行贿黑幕被一层层揭开。

《朝日新闻》大楼

不久,股票丑闻直逼自民党中央,居然将前任首相中曾根康弘也扯了进来!《朝日新闻》揭发中曾根曾以秘书的名义购买过利公司未上市股票2.3万股,不久又以秘书名义购买了3000股。1986年10月股票上市后抛售,共赚取了1.36亿日元。

接着新闻又揭发出自民党干事长、安倍他爹安倍晋太郎以秘书名义购买利公司股票1.7万股,同样上市后抛售,共赚了5950万日元;大藏大臣宫泽喜一以秘书的名义购买了1万股,赚了5200万。

安倍晋太郎

1988年7月7日,时任首相竹下登的秘书也承认,1984年末,自己购买过利公司未上市股票。

1988年7月23日,江副接受《朝日新闻》采访,被迫承认了在川崎地皮问题上,公司向76名政要“出售”过未上市股票,平均每人获利达6700万日元。

江副的话一出,举世震惊,国会在野党要求成立专案组,彻查利公司还有哪些黑幕。利公司一时昏了头,居然以中元节为名给在野党(自民党的对头)“社会民主联合”15位议员送了4000万,希望息事宁人。结果9月8日,利公司的行为被这些议员告发到国会,东京检方无奈只得彻底调查利公司。

国会

1989年5月29日,检方做出基本结论,认为自民党政要13人,包括首相竹下登、前首相中曾根康弘,党干部安倍晋太郎、渡边美智雄,省部大臣议员宫泽喜一、加藤紘一、加藤六月、小泽一郎等,职业官僚(各省次官,实际主导省里事务)厚生省的加藤孝、文部省的高石邦男等,均涉案。

但到了司法省对外公布调查结果时,自民党这些人都没事,但他们的秘书们却倒了霉,被认定为贪污主角。这其中有什么黑幕,大家自己玩味吧。

到了法院审判阶段,更是滑稽,检方只起诉了安倍晋太郎的秘书清水、宫泽喜一的秘书服部、加藤六月的秘书片山和阪卷,其他人不予起诉。而行贿主角江副,仅仅辞掉了公司董事长职务。

震惊世界的特大贪污案,就此结束。

社会也替这些秘书感到惋惜。

东京法院

以川崎地皮事件为导火索揭发出的利公司贿赂案,只是日本金权政治的冰山一角。与其他贪污贿赂案相比,利案有很多特别的特点:

首先,日本战后的诸多贪污贿赂案,都是真金白银,而利案的行贿、受贿双方,始终没有涉及到真正的金钱交易,原则上股票这东西,价值是波动的,议员也是通过金钱“平等”地购买了股票,这些股票上市之后可能会贬值,所以行贿、受贿双方的行为是否构成贿赂,就成了法院量刑的一个难点。

其次,利公司行贿时没提具体要求。观以往贿赂案,行贿方都有要求,但利案,除了对省次官加藤孝、高石邦男有过“特定目的”外,其余贿赂都心照不宣,利公司不提要求。

第三,行贿对象多为政界新秀和尚未展翅的鲲鹏。应该说江副眼光还是很准的,很会投资。江副不要短期效益,而是刻意将资金投给那些潜力股,意图放长线钓大鱼,比如渡边美智雄、藤波孝生就是自民党新秀,虽然当时权力不如自民党大佬,但潜力无限。

所以可以说利库路特贿赂案是日本金权政治的变异和升级,其行贿手段的创新也是罪魁祸首能逃过一劫的主要原因。

郑岩:《评利库路特事件》,《现代日本经济》1989年5期。

张跃斌:《论腐败对战后日本政局的影响》,《史学集刊》2014年4期。

李公绰:《从利库路特案看资产阶级的为政清廉》,《世界经济与政治》1900年1期。

(作者:浩然文史·紫橘)



Powered by 凤凰vip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TOP